非衣生:改变属于我们的未来-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6-06 19:18

  我们生于世上,并非来适应社会,而是来改变社会的!

  “雨伞运动”至今已持续60天,走在各个占领区,不少占领人士都是青少年,或是80后,甚至90后。我们现在正正身处乱世,政府为所欲为,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反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立法会议员护主心切,“谬论”尽出,更有人引述朋友称,“最近多了人移民,不是怕共产党,而是怕不听他人意见的年青人”;本应保护市民的警察,变成欺压市民工具。

  这是一个不公义的社会,当你走到占领区,看到身穿校服、背著书包的学生走在最前线,对抗强权,对抗高墙,面对被打、被喷催泪液等等的危险,仍勇敢地站着,你不禁会感到惭愧,一个由近800万人组成的社会,要由一班学生去争取800万人都应该拥有的提名权、投票权,而老一辈反而批评他们搞事,阻住搵食,但从来不想想这么多年来,到底是谁阻住了大家搵食。香港这十年的经济增长,大家想想你真正受惠了多少?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柢是你们的。首富之位总会由现在的90后、80后取代,一众司长局长亦然,就算是特首,始终有一日也会由80后、90后去担任,世界最终也会是80、90后的,那么他们去争取更好的,属于自己的未来又何罪之有?更何况所争取的是所有香港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为所有香港人争取更公平的社会!

  不少人说占领行动破坏法治,但当你看到警方放行一些蓝丝带人士,但昨天竟公然将一电视台新闻部工程人员按在地下,并以袭警为名拘捕之时;当你知道特首原来涉嫌贪污,但却不了了之时;当你知道局长囤地自肥,但却强夺他人家园之时,你就会明白谁真真正正地破坏法治,破坏法治最核心的“公义”。

  香港人的适应能力很强,强权的欺压,惯了大家就觉得没什么了,“马照跑,舞照跳”;面对不公义,适应了就好,反正“政治与我无关”。不过,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但我更想说,我们打从母胎爬出来之时,根本不是来适应社会的,我们的到来,是来改变社会的,改变那不公平的社会,改变那被强权支配的社会,改变那属于我们的未来,而大家都是被时代选中的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用类比的方式来看,大概古时庙堂上的士大夫(范仲淹、欧阳修、于谦、海瑞……),应该是今日的公务员;村野里的乡绅(陶渊明、嘉定三屠里的黄淳耀、侯峒等人……),应该是时下的区域社会活动家;江湖中的游侠(荆轲、朱亥、墨子……),应是如今的网红或大V等精神领袖、社会批评家?

  旧时,据说这三类人是社会的道德规范引领者与制订者,尤其是后两者。嘉定三屠里的黄淳耀、侯峒曾等士绅,把节义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

  明天启年间,苏州有人为魏忠贤建生祠,嘉定知县找“嘉定四先生”之一的李流芳参谋该不该拜,李流芳说过一句话,“ 拜是一时事,不拜是千古事 ”。

  一时脚软腰酸,有可能遗臭万年。

  这些社会良心们的怀抱应该宽广无垠,视天下兴亡为己任,更重要的是,膝盖不软,讲气节与道义,守君子之盟……而今都消散如云烟了,上赶着认爹认妈。

  手贱点开那首“大大爱麻麻”的歌,实在是非“奇葩”二字不能概括。歌里那种毫不遮掩的阿谀之气几乎要飞出来,只差没直接喊一声“母仪天下”。

  网络上再怎么惊悚的歌都有,都没这首肉麻。因为,那不是孩子无知的歌颂,那是成年人有意的奉承。

  看看那个词:“保佑她祝福她,兴家兴国兴天下!”……爱玛,顿时觉得汉字们都过不好了。郭沫若先生附体啊。

  这歌与建国后郭沫若先生写的那首:“ 天安门上红旗扬 / 毛主席画像挂墙上 / 亿万人民齐声唱 / 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 万岁万岁寿无疆 / 毛主席啊毛主席 / 你真赛过我亲爷爷 ”有啥本质区别?

  看官们,自古只有帝后过生日才普天同庆好伐,至于嘛。

  有些人肯定不知道, 阿谀奉承等于半个辱骂 (罗马尼亚),尤其阿谀得那么直白,就没看懂这种爱与兴国兴家兴天下有何关系?他们肯定不知道, 歌功颂德的香火会熏黑偶像 (法国),一个政治家若真的相信这些香火,可真是危险。

  后来我想想,其实这也不算颂歌,这是马屁歌。就好比屈原的颂歌与入仕诗人们马屁诗的区别。

  《九歌》好歹是写给神灵的,马屁诗是写给朝廷、权贵的。连杜甫先生都不例外,他也写有“ 翰林逼华盖,鲸力破沧溟。天上张公子,宫中汉客星。 ”这类献媚之诗(《赠翰林张四学士》),诉求是:“ 倘忆山阳会,悲歌在一听 。”那是人家需要权贵提携,一时屈节。

  不知道凑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上去作态的人,心中是否有杜甫那般痛苦作悲歌?

  如果说,人家是发自内心的为领袖的爱情感动,感动到认为这样的爱情完美得堪比神话呢?

  那也挺容易理解的吧。当局者的爱情啊,总是完美得像神话的——啥都不能说只能夸,不就像神话吗?

  那没办法,人家有感动的自由,谁让我们这些俗人人铁石心肠,不易感动呢。我们五行不缺爹,命里不缺妈,委实幸福的过头了,就别耻笑他们比较感性比较容易悸动的心灵。

  但老实说,从周、花到神曲,真为一些阶层的文学、艺术审美捉急。要找人捧臭脚,找点水平高一点的,全国上下找不出一个杜甫那般文笔的师爷?不太可能吧。

  某老师说,不是不可能,而是颂歌不能创作得太高深与隐晦,不然老百姓听不懂,听不懂怎么能众乐呢?

  咳咳,女友也说,乐观一点想,好歹说明领导人放下身段了,可以与民同乐嘛。如果这么想,能让你觉得有些许安慰,也好。可所谓的黑龙江11选5开奖号放下身段,是接受别人的调侃与玩笑。如潮水一样恳切阿谀献媚,那还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啊。

  还有一友人在瑞士,听了神曲半夜哈哈大笑,说:“为什么不加一句‘万寿无疆’?”看,真土,出了国就只知道“万寿无疆”这个成语了,您不知道还有韦小宝经典的“鸟生鱼汤”、“寿与天齐”吗?

  我说,娱乐圈一词确实不宜和节操一词并列,违和。阙老师发话教育我,“不能这么污蔑娱乐圈,他们多半是政协的。”

  顿时呵呵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香港学联周三(11月26日)称,警方逮捕了多名民主派运动领袖人物,其中包括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以及中文大学学生会外务秘书司徒子朗。岑敖晖和黄之锋属于延续了近两个月的抗议运动的最著名代表人物。

  警方起初没有证实逮捕消息。

  今年9月底以来,以学生为主的示威者在香港多地封堵交通要道。香港高法新近下达禁制令,要求清除路障。一段时间来,示威者抗议营地逐步被强行拆除。当局的清理行动周二(11月25日)扩展至主要商业区之一的旺角,过程中发生示威者和警方之间的严重冲突。警方使用了胡椒喷雾,逮捕了80人。昨晚,冲突升级。岑敖晖和黄之锋曾呼吁支持者们不做抵抗。

  一段时间以来,“占中”运动领导人曾一再劝说仍留守现场的示威者遵守法院裁决,以其他方式继续民主运动。

  警方称,至当地时间周三上午,已逮捕100多名抵制清场的示威者。示威人士指控警方暴力过度。警方则称是为解散“非法集结”,并指责示威者违背法院禁止令,再度构筑街垒。有关当局称,警方将果断执法,予以清除。

  警方一名发言人在回答相关问题时称,20名警察在执行公务时受伤。

  根据法院下达的禁制令,警方有权逮捕每一个阻碍执行禁制令的人。

  政府在慢慢等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时机

  香港著名时事评论员,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导师蔡子强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香港当局之所以保持强势和最近民调的变化密切相关:

  “占中运动已经拖了很久,政府在慢慢等时机。过去几个星期我们看到民调,民意对这个运动的看法明显有比较大的改变。所以我相信,政府拖了一段时间,就是看民情出了变化。当民情出了变化后,他们就用一个比较强硬的方法去对付。他们也觉得民情的反弹不会太大。”

  据香港大学本月中旬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在接受调查的500多名香港市民中,83%的人认为应该停止“占中”行动,认为应该继续的人只有13%。在被问到香港特区政府应该采取清场行动还是维持现状时,68%的受访者赞成政府清场,认为应当维持现状的只有25%。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在11月1日至2日电话访问554名香港市民后得出的结果显示,73% 的受访者同意占领人士应该退场。

  11月18日,香港警方根据之前一周香港高等法院颁布的禁制令开始清除占领者营地的路障。在金钟的清场行动没有遭到示威者方面的反抗。不过,11月19日凌晨,多名“占中”人士用铁栅栏撞破了立法会大楼的玻璃门,遭警方阻止。警方施放胡椒喷雾,并逮捕了4人。其中两人是“热血公民”组织的成员。

  政治学者蔡子强认为,“热血公民”这样的较为激进的组织对主流民意影响不太大,但却对一些运动生有一定的动员力。“我们要小心的是,当一些行为太激烈时,对这个民情可能有更不利的影响。要是有更激烈的行动,对这方面的影响还会更大。这是我们的担心。”他说,政府现在也会看民间的反应。“如果民间的反应不太大。他们就会觉得,可以做的就更多了。”

  示威者要求真正自由选举下届港首。北京虽同意香港于2017年首次普选,但保留确定新港首候选人的权利,这意味着香港选民没有真正提名权。北京当局的这一立场是引发这场要求“真普选、真民主”抗议运动的根本原因,至今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